作者自述:春节前的两个月忙于搬家,由北京二-三环的南城搬迁到四-五环的城北,远离闹市,图个清静。这两三个月以来,从旧居里的装箱打包,到新居里的开箱归类及藏书上架,这些繁琐杂务都由我们老俩口亲力亲为,一双儿女远在万里之遥的大洋彼岸,有劲儿也使不上。一些多年好友很诚挚地想帮帮忙,除帮助干些临时性的搬搬抬抬力气活之外,诸如打包开箱一类的非体力活就插不上手了。俗语说,搬一次家扒一层皮呀。这回我们老俩口在劳累与快乐中真切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涵意。时至今日,许多书箱尚未打开,藏品杂物四处堆放。此次由纽约返京本着“三不”原则:不主动知会亲友,不参加应酬活动,不给别人添麻烦。我们老俩口专心于自家私事,连我的博客园地也几近荒芜了。春节过后的正月里也没得闲,我一边整理各类收藏资料,一边翻看半世纪前春节老照片,从中体味到浓浓的亲情和年节情。现编辑一组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春节老照片,发到多日未打理的无为斋博客上,与博友、网友、影友们分享。——2010年2月23日(正月初十)于北京无为斋
1/2401 1957年春节,我作为一名初学摄影的中学生,从大连回山东荣成老家过年时,手持用邮票交换来的简易的“皮老虎”相机,为坐在炕头上的爷爷、妈妈和妹妹拍的照片,墙上贴着当年最热门的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年画。这幅《农家三代人》是我的早期摄影作品。1960年夏报考新成立的长春电影学院摄影系时,这幅照片作为考生“个人作品”,曾受到招生老师的好评(详见:《五十年前我在山东老家过年拍的照片》http://lizhensheng.blshe.com/post/38/163445)。(李振盛摄影)
2/2402 1958年春节,我回山东荣成老家过年时,用“皮老虎”相机支在自家菜园墙头上,安上外接式自拍机,为我们李氏家族祖孙三代人拍的合影照片。52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保存半个多世纪的这张老照片已经泛黄,照片中的爷爷和父辈们先后作古,12个孙辈的兄弟姐妹们尚都健在。(李振盛自拍)
3/2403 拍完祖孙三代人的合影后,又自拍一张爷爷和孙辈的合影。这12个孙男孙女及孙媳如今大多都是古稀之人,最小的也年过半百了。孙辈中有6人在山东老家务农,两人在上海,两人在青岛/吉林,两人在美国纽约。虽然天各一方,却是亲情依旧。(李振盛自拍)
4/2404兄弟下棋 这幅题为《兄弟下棋》的照片,是1958年春节期间自拍于山东老家正屋磨盘前的锅灶间。我(左)与堂兄李振通在下棋,爷爷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李振盛自拍)
5/2405 1963年春节,黑龙江日报社资深摄影记者于敏(右)与我一起在哈尔滨兆麟公园拍摄冰灯游园会时合影留念。(李振盛自拍)
6/2406 1964年春节期间,我正在黑龙江省阿城县参加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我(右1)与社教队员李明达(中)、孙和(左)在借宿的农家小炕上商讨开展发动贫下中农搞好备耕工作。(李振盛自拍)
7/2407 1964年春节期间,我(右2)与社教队员金铮(右1,据说后任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等人在拥挤的农舍里合影。(李振盛自拍)
8/2408 1965年春节,我从哈尔滨回到山东老家过年,父亲李元鑑(右)每年正月初五都要请担任农村小学校长的本家叔叔李元玉到家里喝两盅,我为他们老哥俩拍下一张纪念照,这时的农家墙壁上的年画也随着时代在改变,由“全国人人学雷锋”代替了原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年画了。(李振盛摄影)
9/2409 墙壁上挂着一排排相柜,贴着与时俱进的年画,是山东农家装饰的一道亮丽风景。1965年春节期间,我选择这一背景为妹妹李淑舫拍了一张纪念照。(李振盛摄影)
10/2410 1965年春节期间,我选择山东老家墙上的“风景线”作背景,为妈妈和妹妹拍了一张母女合影。以上两幅纪念照2003年被收入由FOTOE编辑/安哥主编/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时代映像-李振盛卷》图册中。没想到当年的纪念照,几十年后成了作品照。(李振盛摄影)
11/2411 正月是走亲访友的好时光,妹妹的老同学从另一村庄来串门,我为她们拍一张翻阅画报的照片。(李振盛摄影)
12/2412 1968年春节,是我们新婚后头一次回山东老家探亲,我们与烟台籍好友张景悦一起从哈尔滨乘坐火车硬座到大连,再换乘轮船最便宜的五等统舱到烟台,我们夫妻在景悦家住了一宿,第二天长途汽车回到荣成县俚岛乡老家。这是我们夫妇俩与好友张景悦(右)在大连火车站广场的“红太阳”雕像前留影。(李振盛自拍)
13/2413 1968年春节,我爸爸妈妈是第一次见到儿媳妇,高兴之情难以言表。这是婆媳俩坐在热炕头上抱着猫一起合影。(李振盛摄影)
14/2414 山东农村有正月十五“蒸灯”的民间习俗,家家户户都为自家人的属性制做诸如龙、虎、兔、鸡等形象的馒头状的面食(胶东农村称之为“灯”),上锅蒸熟的过程称为“蒸灯”。我妈妈高兴地教儿媳妇制做“灯”。(李振盛摄影)
15/2415 我父亲是从大连海员疗养院退休的厨师,几十年练就一身好厨艺,曾多次被评为大连市劳动模范,老家墙上贴着不少劳模奖状。退休回乡养老,每逢年节都由爸爸亲自操刀,烧制一桌美味佳肴,这很让左邻右舍羡慕不已。这是是春节期间父亲亲自上灶,妈妈坐在锅灶前烧火,儿媳在旁边观看学艺。(李振盛摄影)
16/2416 1969年秋天,我与妻子祖莹侠都被黑龙江日报社下放到柳河五七干校劳动,刚刚一岁的儿子无人看管,只好趁春节期送回山东老家由奶奶看护。这年春节,文革造神运动已推向高潮,农家墙壁上贴满了“红太阳”的年画,我的老妈妈右手抱着孙子、左手抱着外孙女喜洋洋地照相。(李振盛摄影)
17/2417 爷爷坐在正屋的锅台前,一手抱着孙子,一手拉着外孙女照相,背景的玻璃门上用红油漆喷着“忠”字。(李振盛摄影)
18/2418 正月里的阳光暖融融的,妻子祖莹侠坐在老家院子里喂儿子笑寒和妹妹的女儿冬娜吃东西。(李振盛摄影)
19/2419 我儿子李笑寒有样学样地像奶奶的那样在院子里抓苞米粒喂鸡。(李振盛摄影)
20/2420 我在由毛泽东亲批的黑龙江省柳河五七干校劳动改造了两年多,在这种地方过春节毫无乐趣可言,各排班为单位的五七战士集体到伙房去打回一桶低质量的饺子,一人吃上一碗就算是过年了。我利用唯一的一天休息日,带一台120相机到林海雪原中自拍几张照片,为这特殊的春节留下一份纪念。(李振盛自拍)
21/2421 我哥哥李振曆16岁参加人民军队,1948年在解放山东昌邑城战役中光荣牺牲,每年春节村里都会敲锣打鼓到我家,在大门旁挂上“光荣灯”。1971年我回乡过春节时,特地到我们村庄前面公路边的烈士碑旁照张相,这座“烈士碑”上刻着我们村里为革命牺牲的5位列士的名字(由右至左):李元东、李秀卿、李振曆、李大敏、李元大。(李振盛自拍)
22/2422 5位革命烈士在战火中倒下了,这座烈士纪念碑似乎也要倒了。
23/2423 1974年春节,我们带着两岁的女儿笑冰回山东老家过年,并把由奶奶照看了两年半的儿子笑寒接回哈尔滨。返程时顺路到济南一游,这是在大明湖畔的留影。我儿子李笑寒的衣帽也带有文革时代的印记:戴着有红五星的儿童军帽,穿着仿军装绿的上衣,握着黑色塑料小手枪,肩上挎着印有“忠”字的红色塑料小书包,尽管他还不认字,小塑料书包里也装一本“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李振盛摄影)
24/2424 1975年,我们一家四口人的春节是在哈尔滨度过的。这是在狭窄的没有暖气设施的陋室里拍的全家福照片。(李振盛自拍)
评论区
最新评论